移动版

主页 > 彩票游戏 >

程阳访谈:国家对彩票管理需少些任性多接地气

程阳访谈:国家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是积极的

腾讯彩票讯

导语:据传互联网彩票将第五次遭遇叫停,彩票专家程阳接受腾讯彩票独家专访。采访中程阳表示,国家对彩票的管理应该少些任性,更接一些地气,听一听老百姓自己的呼声。另外,他还谈到中国彩票的发行费与美国同行业相比处于平均水平,而且近些年国内对公益金的报道有很大的偏颇,给人们造成了较大的观念偏差。

腾讯彩票:程阳您好,近期审计署结束了对全国彩票资金的专项审计,对近年来国家彩票整体工作给予肯定,同时指出了存在的突出问题和不足,提出了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社会各界与主流媒体最关注的,还是彩票资金的使用问题,这方面您有什么看法?

程阳:其实,需要说明的是,国家各级审计机关对彩票业的审计工作一直以来都很重视,彩票资金的使用当然也是历年审计的重点。之所以近期这轮的审计工作成为媒体的热点,主要是和国家目前反腐倡廉的总体背景有关。彩票资金的问题,大体上是两方面,一方面是彩票公益金的使用,二方面是彩票发行费的使用。

程阳访谈:国家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是积极的

国家部门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是积极的

腾讯彩票:2015年元月,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省市对彩票市场存在的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现象开展自查自纠工作,并于3月1日前将自查自纠和交叉抽查结果以书面报告形式报送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通知中提到彩票销售机构擅自委托网络公司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主要方式包括了代购、代销、合买、网站直接销售和客户端直接销售等。有媒体解读为,这是“互联网彩票一刀切式的终结”,您认为是这样吗?

程阳:尽管众人皆知的原因,中国彩票监管、管理、发行、销售机构管理者变动比较频繁,但我还是坚信中国政府部门的公信力,正如“中国制造”在走出国门的历程中经历了太多“出尔反尔”磨难,程阳认为无论对国内企业还是对国外资本市场,中国政府部门对公信力坚守是一贯的,大家应该相信中国互联网彩票政策的连贯性、持续性。

作为国家彩票监管机构,2010年9月26日财政部以“财综[2010]82号”和“财综[2010]83号”两文件,分别颁布了《电话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和《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尽管《办法》的一些细节还有需要商榷之处,但是监管机构促进彩票电子化渠道的大方向是既定的,并且一直在做持续的努力。

体育彩票的互联网销售方面,2012年9月财政部《关于开展互联网销售体育彩票试点相关工作的通知》(财办综[2012]82号)批复了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的请示。为规范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维护彩票市场秩序,促进彩票市场健康发展,同意国家体彩中心委托中体彩彩票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易讯天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500彩票网)开展互联网代理销售体育彩票业务。这是十多年来,福利彩票渠道与游戏的一贯先发优势背景下,体育彩票第一次在彩票销售渠道方面把握了先机,并在2014巴西世界杯期间引领体育彩票创造了令国人刮目相看的佳绩。

福利彩票方面,早在2013年1月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就要求:要顺应科技发展潮流,加快应用新技术的进步,尤其在发行销售系统统一和以互联网销售彩票为重点的新技术方面的突破,为新游戏和新销售渠道的开发做好技术准备和支持,增强福利彩票事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程阳看来,在国家部门层面,无论是“彩票监管机构”财政部,还是“彩票管理机构”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都是积极的、正面的。作为“彩票发行机构”的中国福利中心、中国体彩中心,贯彻执行上级“彩票监管机构”“彩票管理机构”的决策,也应该是不折不扣的。

具体到各省市,互联网彩票的问题,从部分省市来说,本质上是利益格局的调整问题。尽管电子化渠道与实体彩票点渠道,两者是相互促进而非“互挖”的论点已经是全球彩票界的共识,但是一些决策者或者为“保护实体店”的良好愿望、或者为个人在实体店既得利益的考量,对互联网彩票有所怠慢。但是相当多省市已经对互联网彩票销售渠道轻车熟路,并且共同创造了在2014年互联网彩票销售850亿元,占全年国家彩票销售3824亿元22%的佳绩。程阳认为,作为省市“彩票销售机构”的省市福彩、体彩中心,所谓“擅自”进行互联网彩票销售的可能性是极小的,毕竟彩票中心这类工作都应该向各省市“彩票管理机构”民政厅局、体育局请示并得到批复。

彩票管理应少些任性、多些接地气,要倾听百姓的声音

腾讯彩票:作为研究彩票行业的学者,对于互联网彩票的未来走向,您有什么看法?

程阳:首先,在当今互联网信息化时代,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商务早已经大众化、百姓化的年代,在这个连黄金白银都网上交易的年代,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互联网彩票的进程,这根本不用讲太多的大道理。互联网彩票多年的曲折迂回,仅仅说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中国彩票的管理应该更加贴近市场、贴近百姓,应该少一些任性、应该多接点地气、应该多倾听市场的声音。以创新的思维、以电子化的渠道,扩大彩票销售为国家公益事业多筹集公益金,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从善如流,应该是每一个人的基本愿望;献身公益事业,应该是包括非国有彩票企业与销售机构的所有彩票从业者的共同追求。

李克强总理指出,“身在岗位不作为、拿着俸禄不干事,庸政懒政怠政,也是一种腐败”。程阳一贯坚持,“疏堵结合”是互联网彩票未来的基本治理方式,保持彩票政策的连贯性、一致性需要各级彩票机构共同努力。经过二三十年的市场磨练,中国彩票机构已经具备了基本的管理水平与驾驭市场的能力,即便从维持政府公信力与维护社会与行业稳定的角度,互联网彩票都不至“胡子眉毛一把抓”,采取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刀切”的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

无论是中国彩票业整体,还是互联网彩票渠道,“规范管理、大力发展”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一刀切式的“休克疗法”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不利于社会和行业稳定。彩票行业,更应该多多“问计于民”“倾听百姓的呼声”“尊重市场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有中国彩票业的政策机制创新、管理职能转变、服务方式改变,中国公益彩票事业才能稳步向前。

程阳访谈:国家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是积极的

彩票公益金的报道存偏颇,需增强信息披露

腾讯彩票:媒体经常有“彩票公益金去哪啦”之类的质疑,社会各界对此也微词,每年国家彩票销售几千亿元,怎么国家有关部委怎么“只有几十亿元的公益金”?

程阳:许多媒体对彩票公益金的分配不太了解,因此还导致了一些类似“公益金去哪啦”的偏颇的报道。其实,彩票公益金在中央与地方之间,按50:50的比例分配;中央集中的彩票公益金,在社会保障基金、专项公益金、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之间,按60%、30%、5%和5%的比例分配;地方留成的彩票公益金,将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分开核算,坚持按彩票发行宗旨使用,由省级人民政府财政部门商民政、体育部门研究确定分配原则。按照最新的政策,中央掌握那部分进入社会保障基金的比例逐步超过了60%,其余部分被响应压缩。

近几年,总体上全国彩票公益金比例大约为彩票销售额的29%,不同的彩票游戏产品彩票公益金的提取比例各不相同,具体比例体现在各个彩票游戏规则里,例如2011年是全国彩票销售的28.7%、2012是28.8%。以2014年全国彩票销售2824亿元估计,当年筹集的彩票公益金约为1100亿元,其中上缴中央的550亿元,这里面约350亿元进入了社保基金,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各自掌握的不到30亿元,这就是大致的估算。所以,媒体类似“公益金去哪啦”的质疑,只因对国家彩票公益金的政策不太了解。

关于彩票公益金,目前主要是增加公益金使用的透明度问题,其实现在网络时代,解决问题的成本已经很低了。例如香港赛马会的彩色年报有200多页,其中相当篇幅就是资金的使用,项目可以精确到千元,每个项目都有详细的名称与地址,最可借鉴的是该年报电子文档在官方网站公布,任何人都可以下载查看。相比之下,内地彩票公益金的使用,一是很多地区信息披露的不够全面,二是有些省市具有成册的信息披露,但都印数有限仅仅内部发行。中国彩票公益金的使用,一是要加大信息披露面,二是要增加信息披露的及时性,三是要适应信息社会的需求面向全社会。

需要重点说明的是,由于彩票宣传工作的不足或偏差,导致了社会上很多人认为,“彩票中心”是彩票公益金的操作者,甚至一些彩票中心工作人员个人的爱心捐助,还被认为“远远不够”。其实,中国彩票最大的特点,是彩票资金“收支两条线”的原则,“彩票中心”仅仅是公益金的筹集者,而决定公益金使用的是政府相关机构,一些彩票中心也许可以争取到一些公益项目,但是资金都十分有限。希望今后的彩票营销宣传,加强这方面的说明,让彩票中心自己少担些“冤枉”。

程阳访谈:国家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是积极的

中国彩票的发行费与美国相比也是平均水平

腾讯彩票:彩票机构发行费问题,也是社会关注热点,一般的说法是“中国15%的彩票发行费过高”,而近期审计结果也似乎在某种角度,验证了这一说法,您看待彩票发行费偏高的问题?

程阳:关于这个问题,首先是与发达国家的对比,其实即便发达如美国的各个州,尽管说有发行费比例低至8.0%的新泽西州、8.8%的佛罗里达州,但也有高达21.3%的蒙大拿州、18.9%的爱荷华州,华盛顿州、堪萨斯州等多个州,发行费也是15%左右。所以说,即便与美国比较,中国彩票的发行费也是平均水平。况且,随着中国彩票市场规模的扩大,彩票监管部门在一些新游戏品种,例如快速游戏、体育竞猜游戏中,已经在逐步降低发行费比例到13%。

一些彩票机构过于“盈余”的彩票发行费,主要是目前彩票资金管理严重脱离市场、跟不上市场变化的无奈结果。具体说来,就是欧美发达国家彩票同行能做的事儿,中国的彩票机构做起来很难,无论市场营销、时令促销、项目研发、技术与服务外包等方面,过于繁琐的资金使用流程,导致了很多该做的事儿不能做、该花的钱不能花。举一个例子,我们常常说中国彩票业规模已经堪比世界500强,但是中国彩票大量的彩票研发与咨询服务工作并没有制度化展开,这方面的费用比例,世界500强是10-20%,中国高新企业是3-6%, 中国一般企业是1-2%,而高度倚仗技术创新的中国彩票业,甚至远远未达到千分之一! 当然,这也与中国彩票业的管理决策水平有关,中国彩票业具有了世界500强的躯干,还远没有世界500强的管理思维、管理理念、管理制度、管理模式,如何管理好几千亿元的一个巨大产业,对中国彩票人是一个全方位的长远考验。

彩票机构的发行费比例,还和彩票与博彩业的发达程度直接相关,具体说来就是与营业收入占GDP的比例有关。大中华地区,澳门博彩业占GDP的比例高达88%,属于可比性较差的特例。香港赛马会,营业额占香港GDP的比例约8%,由于基数很大尽管运营成本由2009财年的5%快速降低到2014财年的3%(全部自营打入了成本没有零售商佣金问题),还是能保障绝大部分高管薪酬在500-1800万港元之间。台湾地区彩票销售占GDP比例为1%不算太高,尽管运营也是高度市场化的,但是降低发行费比例,并不是市场的的目的之一,其实台湾《彩券条例》规定发行成本与大陆基本一样“不得超过售出彩券券面总金额的15%”。目前中国内地彩票销售占GDP的份额刚刚0.5%,况且与发达国家及地区相比,中国各行各业的管理成本都相对较高,所以目前中国彩票大体15%的发行费符合中国的国情。当然,随着市场化的进程、随着彩票占GDP份额的提升,今后中国彩票的发行费比例自然会降低,但是这需要时间。

另外,市场化也是降低彩票发行费的制度保障。目前世界彩票业的趋势是“国有民营”为主要特征的市场化与企业化,欧美的经验证明,市场化带来的充分竞争是降低彩票发行费比例的重要改革举措,例如英国国家彩票是完全市场化运行的,负责运行的卡梅雷特公司的发行费比例降至了9%,当然其中零售商5%的比例相比中国6-8%少了不少,但总体上看,运营成本在降低,这是事实。美国各州、加拿大各省,彩票运营的市场化,目标之一也是降低运营成本。中国彩票市场化有两种模式,体彩采用了自上而下的模式,福彩实质上是自下而上的模式。技术服务、营销培训、产品研发、产品销售等业务的市场化陆续展开,但与全球彩票市场化程度相比,中国彩票市场化空间还很大。总的来看,主动的市场化更主动,被动的市场化更被动!

程阳访谈:国家对互联网彩票的未来是积极的